“为群众办实事示范法院”创建活动丨法官巧解跨国纠纷 微信转账案结事了

2022年1月,正在菲律宾劳务的河南籍女孩石某想要回国,因新冠疫情原因未果,遂想转到新加坡务工。石某通过互联网结识经营范围为劳务境外派送服务的吉林省某人力资源开发有限公司的一位业务主管,向其咨询新加坡劳务输出事宜。该业务主管在微信中向石某介绍了收费和退费条件后,石某同意该人力资源公司为其提供服务。石某按要求交纳了1000元面试费,不久,人力资源公司为其成功介绍了一家新加坡务工单位,石某又按要求交纳了4000元准证办理费用,待人力资源公司办理完后续事宜后再补交尾款1万元。但因新加坡务工单位的原因,该次工作确认书取消。人力资源公司继续为石某介绍务工信息。期间,双方一直通过微信联系和沟通。

3月份,人力资源公司为石某介绍另一家务工单位,面试成功后,石某拒签就业确认书,并要求人力资源公司返还4000元准证办理费用,双方协商未果,石某遂于4月6日诉至一审法院,诉求法院判令人力资源公司返还其服务费用50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为,双方提交的聊天截图显示人力资源公司曾多次为石某联系务工单位进行面试且同意人力资源公司替她签过“工作确认书”,石某主张人力资源公司没有履行合同约定为她提供出国劳务,但她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人力资源公司有违约行为,遂判决:驳回石某的诉讼请求。

石某向通化中院提起上诉。通化中院审理期间,石某仍在国外。在互联网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提交了微信聊天记录作为证据,承办法官经认真核对,发现双方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均不全,无法准确判断出4000元准证办理费用的退费条件,遂责令双方提交全部微信往来记录并择日开庭。

随后,石某提交了双方260余页微信沟通内容,承办法官逐一核对,发现人力资源公司确实提供了中介服务,但未向石某充分提示和说明4000元准证办理费用的退还条件,致使石某存在误解;而石某后期在对是否赴新加坡务工一事犹豫未决、举棋不定的情况下,仍同意人力资源公司为其推荐务工单位,最后在面试通过后拒签就业确认书,也给人力资源公司带来一些不必要的损失。

经法官指出双方各自存在的过错并做调解工作,双方同意各退一步,均同意由人力资源公司退给石某部分中介费,双方纠纷解决完毕。人力资源公司当庭将退费通过微信转给了石某,石某当庭撤回了上诉,这起中介合同纠纷圆满解决。

原标题:《“为群众办实事示范法院”创建活动丨法官巧解跨国纠纷 微信转账案结事了》